产品详情
洗冤集录
分享到:
洗冤集录
价格:
0.00
上一个
产品详情


《洗冤集录》是中国古代法医学著作。南宋宋慈著,刊于宋淳祐七年(1247),同时也是世界上现存第一部系统的法医学专著。它比国外最早由意大利人菲德利斯写的法医著作要早350多年。《洗冤集录》内容非常丰富,记述了人体解剖、检验尸体、勘察现场、鉴定死伤原因、自杀或谋杀的各种现象、各种毒物和急救、解毒方法等十分广泛的内容,它区别溺死、自缢与假自缢、自刑与杀伤、火死与假火死的方法,至今还在应用,它记载的洗尸法、人工呼吸法,迎日隔伞验伤以及银针验毒、明矾蛋白解砒霜中毒等都很合乎科学道理。


该书的最早版本,当属宋淳祐丁未宋慈湖南宪治的自刻本,继又奉旨颁行天下,但均已不传。现存最早的版本是元刻本宋提刑洗冤集录》;兰陵孙星衍元椠重刊本或称《岱南阁丛书》本;此外又有从《永乐大典》中辑出的2卷本;清代多种刻本与元刻本完全相同。还有1937年商务印书馆的《丛书集成(初编)》本。现较通行的有:法律出版社1958年的《洗冤集录点校本》;群众出版社1980年出版杨奉琨校译本《洗冤录校译》;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1年出版贾静涛点校本。
国内流传的各种增补版本:
《明清所著洗冤录增补及注释十七种》十七种五十六卷、附录四种四卷
洗冤集说八卷 清 陈芳生 撰(清康熙二十六年丁卯(1687)刻本)

洗冤汇编(又名重订洗冤汇编)一卷、附录一卷 清 郎廷栋 撰、清 杨朝麟 重订(清康熙四十九年甲辰(1784)笠龛堂抄本)


   洗冤集录四卷 清曾恒德撰(清康熙五十三年戊申(1788))

洗冤录集证(又名洗冤录集证汇纂)五卷 清王又槐(荫庭) 辑、清 李观澜 补释(清嘉庆元年丙辰(1796))
洗冤录全纂四卷、附录一卷 清 华希高 辑(清嘉庆八年癸亥(1803)经德堂刻本)
洗冤外编一卷、续录一卷 清 吴家桂 辑、清王有孚辑续录(清嘉庆十二年丁卯(1807))
洗冤录辨正(又名续增洗冤录辨正)一卷 清瞿中溶(无木) 撰(清道光七年丁亥(1827))
洗冤录解(又名洗冤录解未定稿)一卷 清 姚德豫(立斋) 撰(清道光十一年辛卯(1831))
洗冤录全纂(又名洗冤录补注全纂、洗冤录补注全集)六卷 清 李观澜(虚舟) 辑、清 阮其新 补注(清道光十一年辛卯(1831))
洗冤录集证(又名删补洗冤录集证、童氏洗冤录集证)四卷 清 童濂 删补(清道光二十三年癸卯(1843)江都钟氏许氏三色套印本)
洗冤录详义四卷、首一卷 清许梿(珊林) 编(清咸丰四年甲寅(1854))
洗冤录检验总论(又名祥刑古鉴)二卷、附编一卷 清 宋邦僡 编辑(清同治间刻本)
洗冤录摭遗二卷 清 葛元煦(理斋) 撰(清光绪二年丙子(1876))
洗冤录摭遗补一卷 清张开运撰(清光绪二年丙子(1876))
洗冤录义证四卷、校记四卷 清 刚毅 编、清诸可宝校(清光绪十七年辛卯(1891)江苏书局)
补注洗冤录集注五卷 清 曾慎斋 注(清宣统元年己酉(1909)文瑞楼石印本)
洗冤录歌诀一卷 清 □□ 辑(清宣统元年己酉(1909)甘肃官报书局铅印本)
《不碍轩读律六种》六种六卷、续录一卷、附录一种一卷 清·王有孚辑(清嘉庆十二年丁卯(1807))
洗冤外编一卷、续录一卷 清 吴家桂 辑、清 王有孚 辑续录
急就方补遗一卷 清 王有孚 辑
秋审指掌一卷 清王有孚
折狱金针一卷 清 吴家桂 辑、清王有孚
刺字会钞一卷 清 王有孚 辑
慎刑便览一卷 清 王有孚 辑
附录 一得偶谈一卷 清 王有孚 撰



宋慈(1186—1249),字惠父,南宋福建建阳人,法医学家。少受业于同邑“考亭高第”吴稚门下,受朱熹考亭学派(又称闽学)影响很深。南宋宁宗嘉定十年(1217)进士,历任主簿、县令、通判兼摄郡事。嘉熙六年(1239),升提点广东刑狱,后又移任江西提点刑狱兼知赣州。淳佑年间,除直秘阁,提点湖南刑狱并兼大使行府参议官,协助湖南安抚大使陈处理大使行府一切军政要务。宋慈居官清廉刚正,体恤民情,不畏权豪,决事果断。20余年官宦生涯中,大部分时间与刑狱方面有关,深知“狱事莫重于大辟,大辟莫重于初情,初情莫重于检验”,认为检验乃是整个案件“死生出入之权舆,直枉屈伸之机括”,因而对于狱案总是审之又审,“不敢生一毫慢易心”。发现吏仵奸巧欺侮,则亟予驳正;若疑信未决,必反复深思,决不率然而行。认真审慎的实践,得出一条重要经验,“狱情之失,多起于发端之差;定验之误,皆原于历试之浅”,于是博采近世所传诸书如《内恕录》、《折狱龟鉴》等数家,荟萃厘正,参以自己的实际经验,总为一编,名曰《洗冤集录》,刊于湖南宪治,供省内检验官吏参考,以指导狱事的检验,达到“洗冤泽物”的目的。宋慈死后,理宗为表彰他的功绩,曾为其御书墓门。其挚友刘克庄(后村)在墓志铭中赞他“奉使四路,皆司臬事,听讼清明,决事刚果,抚善良甚恩,临豪滑甚威,属部官吏以至穷闾委巷,深山幽谷之民,咸若有一宋提刑之临其前。”